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财经/资讯/ 正文

银行对融创排查意味什么? 万达乐视背后还有什么

孙宏斌首次回应银行排查质疑

  中金社2017年7月19日消息,“万达出售文旅和酒店资产的交易,老王有他的出售逻辑,但他卖给谁很关键。为什么卖给我们?老王要找一个决策快的、坚决的、有信用的、重承诺的、说话算数的、不矫情的、不扯淡的,还能拿出几百亿资金的人,这样的人能找出几个?还能有谁?”

  “也就是我了!”孙宏斌说。

  一连串自我贴注的标签之下,身着圆领T恤、深蓝色牛仔裤、耐克气垫运动鞋的“老孙(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毫不客气的向《投资时报》记者归因说,之所以融创中国(1918.HK)能拿下这桩“非常重大交易”,全因为他“人品好”。

  7月18日下午13时30分,一份意外的媒体见面邀请,忽然从融创发出。

  当天上午,受有关融创计划发行100亿元公司债被上交所终止发行、两大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融创信用评级,以及金融机构全面排查融创资金风险传言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融创中国二级市场股价大幅跳水,早盘一度跌破13%。至下午收盘时止,报收于15.94港元,较上一交易日仍跌去7.33%。

  孙宏斌,正是想针对上述市场质疑进行小范围交流。

  原计划,他的目标是一两家媒体。不曾料想的是,听闻此消息的媒体越来越多,以至于位于北京CBD华贸中心的丽思卡尔顿酒店16层行政酒廊唯一一间小会议室,方寸间“煮饺子”般挤下20余人。

  这位以个性鲜明、直率敢言著称的山西汉子,近一年多来,持续成为舆论焦点。不断大手笔的“买买买”,且涉及并购标的涵盖乐视、万达等诸多明星公司,聚光灯下,孙宏斌收获的不仅有褒扬,还有质疑。

  没有寒暄客套,比约定的15点还早到的孙宏斌,从下午14点48分开始阐述自己的所思所想,《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孙宏斌首次直面解答了市场存在的多个疑问,言语间,诸多新提法耐人寻味。

  由于之后“老孙”还要与“老王”开会,整个见面会历时一小时整,一分不多。

  从丽思卡尔顿酒店,步行到附近万达广场的“隔壁老王”家,仅需约十分钟。为了高效推进、完成这次史无前例的、被港交所列入“非常重大交易”的收购案,《投资时报》记者获悉,融创已有多达100余人,分散入住在华贸中心附近的多家酒店。

  难怪“老孙”豪气的说:“这附近,全是我的人!”

  疑问一:银行对融创排查意味什么?

孙宏斌首次回应银行排查质疑

  本无计划在7月18日这天见记者的孙宏斌,最近两天与团队一直忙于和万达交易的具体合同事宜。

  当天上午,受金融机构正全面排查融创资金风险的传言影响,融创中国股价一度跌破13%,创2015年7月以来最大跌幅。此外,融创2019年12月到期的美元债,也大幅下跌4.1%至99.3美元,跌破面值,创2014年12月发行以来的最大跌幅。

  这,显然超出孙之意料。

  他向记者透露,其实早在融创与万达签订协议、将并购之事公告后,银行就已开始排查。

  “很多银行与我们、与万达,过去都有交道,但这次我们收购万达旗下资产涉及金额600多亿,而我们的市值只有500多亿,因此,这宗交易在港交所也被重点关注,被列为非常重大交易。各家银行也一样,对我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关注。”

  在孙宏斌看来,对银行而言,排查,是一个特别正常的事情。他同时透露,他们已在与银行一家一家沟通,“已经沟通的一部分银行都特别理解。”

  为何能理解?

  爱自问自答的孙解释说,首先在于就交易本身而言,从融创方看,是一个特别好的交易,是一件比较好判断的事情。

  其二,这件事情本身对融创现金流压力不算太大。“大致是300多亿的现金流压力。”

  其三,孙宏斌大致匡算的数据显示,去年底融创账面现金接近700亿,今年半年度约为900亿现金,其中能动用的约500亿。

  “很多人忽略了一个背景,认为我们能用的就是几百亿资金,所以都觉得我们的钱要用完了。大家忘了,我们每个月还有销售回笼。上个月,我们销售285亿元,7月能超过200亿,8月以后,估计每个月销售都在300亿以上。所以现金对我们来说,没有问题,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其四,自去年10月1日之后,融创已停止在公开市场买地。

  “房地产调控政策陆续出来后,我们就停止在公开市场买地。房企买地排名里,我们基本都已在二三十名之后。我们一直觉得现阶段的机会在并购,所以一直留着钱并购,”孙宏斌强调:“这也是我们做的最好的地方,我们有能力并购新业务。”

  疑问二:怎么看待信用评级下调?

  在孙宏斌看来,标普、惠誉两大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融创信用评级,“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

  “他们既不了解我们,离我们八百里远,也不来调研。”言语之下,孙宏斌又颇为无奈,“但它们又有影响力,发债也需要他们评级。”

  尽管,融创依然会保持与评级机构的沟通。但孙宏斌自己,并不看评级结果。

  “我们经营情况、现金流是历史上最好的时候,而且,又不买地了。所以在今年3月的业绩发布会上,我说今年肯定是我们的负债率拐点,负债率将会下降。去年我们买地很多,销售额是1500亿,今年我们销售额肯定在3000亿之上,当然,对万达资产的收购可能会让我们负债率高一点,但这个我们认了,毕竟有这么大一个收获。”

  孙宏斌同时向记者指出,有关“融创计划发行100亿元公司债被上交所终止发行”一事,并非如此。这一发债项目于去年9月上报,因为排队等候发债的企业太多,今年2月,融创主动撤回、中止了发债事宜,“而不是被交易所终止。”

  疑问三:为什么老王选择了老孙?

  收购万达旗下部分资产,这件事情,对于孙宏斌而言,似乎,也是一个意外。

  “原来没有想到,但碰到了。”

  令舆论普遍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一连串的大宗收购案背后,总是融创?

  “因为我们人品好。这是肯定的!”

  孙之答复,干脆直白。

  “老王要找一个决策快的、坚决的、有信用的、重承诺的、说话算数的、不矫情的、不扯淡的,还能拿出几百亿资金的人,这样的人能找出几个?还能有谁?”

  “也就是我了!”

  在孙宏斌看来,并购江湖是隐秘的,不是谁都能参与并购。“很多人都很好奇我们的信息都从哪里来,毕竟并没有并购信息市场,其实,我们的并购交易,都是别人找来的。”

  “这个世界上,信用,是做生意的基石,是商业社会的基石。你有信用的话,你的机会就多了。”从孙宏斌自身的感受看,“信用,就是吃亏吃来的。因为我吃亏过,所以有信用了。”

  他强调,并购市场是价值链的最高端,品牌、口碑变得特别重要。“我们这几年积累下来的信任,让对手方会相信我即便吃亏都认,所以,我们是并购市场上口碑最好的。”

  有意思的是,就孙宏斌的理解,王健林并非卖掉万达相关资产,而是在找一个一辈子的合作伙伴,“我们相当于是业主,这次同时会签运营管理合同。同时,我们希望万达的团队都能保留下来。”

  疑问四:乐视的牌局会怎么打?

  在孙宏斌的定义里,通过此次与万达的交易,融创将拥有价值几千亿的文旅设施。因此,这是一个双赢之事。

  “那么乐视呢?”

  当《投资时报》记者问及此,孙宏斌迟疑了一下,转而笑道:“乐视是多赢。”

  他的视野里,对乐视的投资锁定的是文化、娱乐,“这是未来的方向。想一想,未来我们每个房子里都放一个80多寸的乐视电视,这还是很牛的。”

  对于即将召开的乐视董事会,以及外界广泛传言孙将出任乐视董事长,孙宏斌透露,他们还没有研究过董事长这个事情,而他自己,从初心而言,并不想当乐视董事长。

  “为什么不想当乐视董事长?”

  当《投资时报》记者再问至此,孙宏斌半带玩笑的说:“这是小买卖,而我们做着这么大的买卖。”

  记者注意到,孙宏斌同时表露出下一步将就乐视项目选择合作伙伴。“要吗我干,要吗我找一个人来干,这是我们转型的一部分。如果别人来干,我们做二股东也可以。”

  疑问五:融创到底想干什么?

  在经历了长串收购之后,融创到底想干什么的疑问如影随形。

  孙宏斌并不认为过去几年他们的大举收购涉足了多元化布局,他向《投资时报》记者表示,他们基本还是围绕地产核心展开收购。

  在他看来,未来的商业发展方向,一是科技创新,一是消费升级。

  “科技创新与我们有点远,但消费升级是我们要做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投乐视的原因,吃饱穿暖之后,消费升级最大的就是文化娱乐旅游健康,我们基本上现在的并购围绕的也都是这个范畴之内的事情。”

  他同时强调,并购是融创的优势,他们必会继续。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