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

当前位置/ 首页/ 产业/医院/ 正文

上海新华医院黑心骗子不要脸医疗事故理赔为何这样难

 注:这是一名安徽芜湖患者,因为无奈,才求助于网络,求助于笔者。希望看过该文的朋友伸出爱心,帮助转发,以引起院方的重视。谢谢大家!)一个正处在花季的孩子由于双腿不等长,抱着对未来的憧憬,走进了全国闻名的上海新华医院儿骨科进行治疗,本身一个不算复杂的手术,却由于新华医院儿骨科赵黎主任的医疗失误,不但没有治好孩子的病,还落得个终身残疾,导致全身多处病变,股骨头坏死,脊柱侧弯…XVm多度网-帝都网
历时七年之久,手术多达13次,至今仍未结束治疗,导致孩子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本该坐在课堂学习知识憧憬未来的美好人生,就这样被一场医疗事故彻底改变了人生轨迹,因为多次手术带来的病痛和精神上的折磨,孩子现在已经换上了重度抑郁症,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几度有了轻生的念头!也让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难以承受,倾家荡产,只能四处借钱维持,这犹如噩梦的现实,作为孩子的母亲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心中的痛,几近崩溃!! 而面对如此重大的医疗事故,上海新华医院不是积极地想办法弥补手术失误给孩子带来的严重伤害,而是花样百出,百般推诿、避重就轻,百般耍赖!一件责任清晰的医疗事故,却上演了一出出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闹剧!上到院长,下到儿骨科主任医生、对孩子不管不问,最后导致病情恶化,要不是孩子家人苦苦哀求,也不会后续做了这么多次手术,但结果呢?现在从上到下都没人管,就逼着孩子尽快出院,想给一笔少得可怜的钱来打发一个还没有治疗结束的残疾孩子!对这么一个可怜的孩子,一个破碎的家庭,你们忍心吗!你们的良心在哪里?你们的医德在哪里? 下面记录了在新华医院治疗的过程: 患儿张成禹,1999年5月30日出生,由于发现孩子两腿长度差几公分,2010年7月18日赴上海交通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儿骨科赵黎处治疗腿疾,当时孩子年仅11岁。直至2017年1月,孩子一共经历了十三次手术。 十三次手术详情如下: 2010年7月20日,第一次手术。由上海新华医院主治医生赵黎主刀,给孩子全身麻醉,做了“右股骨延长加外固定加IMN”术。手术五天后拆掉纱布,7月28日出院。一周后复查时,主治医生赵黎通过拍X光片发现孩子的右大腿截断处竟然没拉开,手术失败,要重新做手术。 2010年8月6日,第二次手术。由主治医生赵黎给孩子做全身麻醉,做“外固定支架调整”术。术后拍片发现钢针被拉弯,伤口血肉模糊不忍直视!2011年元月拍X光片复查发现孩子髋关节部位已拉脱位,股骨头被压扁! 2011年元月28日,第三次手术。由主治医生赵黎给孩子全身麻醉,做“外固定架调整”术,医生用了几根小拇指粗的钢针把髋关节部位钉了起来。同年2月,因为髋关节部位的一根钢针固定问题造成孩子伤口大出血,血流不止!孩子腿疼得吃不下饭,觉都睡不着!赵黎医生轻描淡写的建议去看康复科。过了九个多月骨头竟然还没长出来,赵黎蒙骗我们说长骨头需要时间的,有的还长两三年!而我们去另外一家知名医院去找了专家,专家看了手术情况后,判断是第一次手术时的截断部位不对,做法也是错的,骨头部位被拉得过长,导致血液不流畅,因此骨头不能长出来。 2011年8月2日,第四次手术。由主治医生赵黎给孩子全身麻醉下做“外固定架拆除加植骨”术。8月4日医院安排出院,次日孩子就开始发烧,医生赵黎却说没多大问题,口服抗生素即可。其后孩子一直高烧不退,我们打开纱布包扎部位后,才发现伤口已经化脓,肿得像葡萄一样,去当地医院处理伤口并拍了片子,片子显示竟然是右大腿骨头内钉子在上次手术时没有锁住,导致钉子跑到体外了引起化脓,右腿延长的部分又缩了回去,至此前几次手术彻底失败! 2011年8月23日,第五次手术。由于髓内钉锁扣未锁导致移位后孩子痛苦不堪自主活动受限。于是赵黎医生再次给孩子全身麻醉下做“外固定架安装”术。术后,孩子一直躺在病床,不能活动,疼痛不堪。多次和新华医院协调下,医院开了一次科主任会议,有医生提出长期把髋关节钉住没有活动度会造成股骨头坏死,建议拆除髋关节部位钢针并且牵引。 2011年10月25日,第六次手术。由赵黎医生给孩子全身麻醉下做“髓内钉固定加外固定架调整加内收肌”术。在家长的多次要求请外院专家会诊的情况下,2011年11月北京广济医院夏和桃主任前来协助治疗,并指出孩子右髋关节发育不良,造成两腿相差。夏和桃主任当时建议:“应先将髋关节发育不良治好,再进行骨延长。”当时孩子已经卧床3个多月。夏主任建议把戴了3个多月的部分外固定支架拆除。2011年11月底大腿正面钢针部分再次感染化脓。 2011年12月6日,第七次手术。因为大腿正面钢针不断化脓由赵黎医生给孩子全身麻醉下做“右下肢外固定架调整”术。2012年3月份拍片发现骨痂未长,医院决定让我们继续等待生长。 2012年8月6日,第八次手术。由赵黎医生给孩子全身麻醉下做“拆除外固定支架”术。9月份,由于前期外固定支架时间戴得过长,导致孩子右腿其他部位再次感染,为不让伤口病情加重,又使用抗生素。直到月底病情有所好转,开始口服大剂量抗生素。由于医生的不当治疗,使孩子的血管和神经受到损伤,导致患肢又短了六七公分,更为严重的是,此时股骨头已经坏死。两腿已经不能正常走路,稍微走几步髋关节部位就疼痛难忍,而且髋关节部位活动不了,至今还拄着双拐。2017年5月28日拍了片子显示出来的右腿骨头还是没有长起来。然而赵黎医生认为不用手术,可以长出来,而另外两位医生的意见是手术治疗。6月4日在家长的多次要求下医务部召集开会,制定方案,手术更换髓内钉,并且比原先的要长和粗,刺激骨垢,长出新的骨头。 2017年6月26日,第九次手术。由新华医院蔡其勋医生给孩子全身麻醉下做“更换髓内钉”术。术后,新华医院的蔡医生说孩子右腿骨质很疏松,术后要锻炼。张成禹的右腿长时间不能负重,已经造成左脚脚踝外翻并伴有疼痛。11月6日拍片,发现孩子脊柱侧弯49°。 得知此事后,我们第一时间向医务部门反映希望给予孩子最紧急的治疗!早些挽救孩子!可是医务部门只是抱着“恩,知道了。”的口气和态度对孩子不管不问,甚至对孩子停止了治疗。事情就这样拖着,我每个星期甚至每天都跑去找医院部门领导:医务部、医调办、院长接待每次都是充满信心而出失望疲惫而归,得到的总是一句话:“哦,我们了解了。”就这样,医院的部门领导不但不作出回复及行动甚至还开始了“踢皮球”说:“这事不归我管”“这事也不归他们管”“这事更不归我们管”好!当即我便下定决心,既然没有人能够管理此事,那么作为医院一把手的院长应该能够进行管理吧!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我终于找到了徐卫国院长,在苦苦哀求多次后,院方才同意了我们要求换主治医生继续治疗的要求! 2017年7月8日,第十次手术。由新华医院王晓林医生给孩子全麻麻醉下做“右小腿延长”术及“右腿脚跟腱松解”术。 2017年7月8日,第十一次手术。因新华医院王晓林医生做的右小腿延长术成功,王晓林医生拆除了小腿外固定支架,剩余大腿中一根髓内钉。 2017年11月27号,第十二次手术。因髓内钉松动导致肌肉疼痛,新华医院又委派了蔡奇勋医生拆除大腿骨内一根固定螺丝,使得疼痛有所减缓。 2017年1月22日,第十三次手术。由于新华医院表示他们对脊柱方面的治疗不擅长,后面安排孩子前往南京鼓楼医院进行过渡性的治疗并承担部分医疗费用。(至此脊柱侧弯已发展到63°) 从南京鼓楼医院治疗完毕后,孩子返回新华医院准备进行下一步治疗,但新华医院现在却一直不愿意继续给孩子治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