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

当前位置/ 首页/ 房产/地产/ 正文

徐州“拆托”诈骗数百万拆迁款


  近几年城镇化建设步伐加快,拆迁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拆托”、“拆迁款骗领”、“拆迁腐败”等拆迁遗留问题仍不绝于耳,拆迁也成为了反腐败工作的重点领域。违规套取国家征地拆迁款屡屡发生,除了一些游走在社会上的地头蛇摇身一变成为“拆托”,更有部分领导干部参与其中,由拆迁干部变成“拆托”保护伞,演绎着一场权力监守自盗的“游戏”。

  前不久,江苏徐州市一民营企业家王永俊向媒体反映,他所经营徐州金亚粉体有限责任公司的拆迁款被人冒名领取,骗子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据受害人王永俊描述,徐州市2013年修建三环西路高架桥,拆迁区域涉及到他所经营的徐州金亚粉体有限责任公司。对于政府的拆迁工程,王永俊给予支持配合,同意拆迁并将获得拆迁补偿款。没想到的是,一场噩梦却随之而来。

  王永俊共批获拆迁款为1384万余元,但由于公司事务繁忙,拆迁协调工作复杂,经人介绍下认识了号称“具有拆迁关系”的马开新,王永俊随后委托马开新协助他公司办理拆迁手续。令人惊奇的是,其中有227万余元的拆迁款被他们经过曲折的运作后,被马开新个人于2014年12月领走。

  王永俊在事后发现,马开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欺诈手段和区拆迁指挥部某些领导勾结、串通一气,将王永俊公司的产权做成了两个补偿协议。第一个协议是1057万余元,甲方是泉山区房屋征收办公室,乙方是王永俊的徐州金亚粉体有限责任公司,这笔拆迁款于2014年9月23日补偿到公司账户;问题出在第二个补偿协议上,第二个协议的拆迁补偿款为2270590元,拆迁编号S4-78-1协议编号0205553,甲方依然是泉山区房屋征收办公室,但乙方却是马开新本人,他利用金亚粉体公司委托其办理拆迁事宜的机会与相关人员相互勾结,最终这笔227万余元拆迁款被马开新领取。

  王永俊认为,泉山区房屋征收办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将公司的拆迁补偿协议签给其他人,不符合法律规定,也不太可能犯这么一个低级的错误。泉山区房屋征收办将徐州金亚粉体公司的拆迁补偿款2270590元给马开新个人,或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的行为。就此,近年来王永俊多次找人向徐州市泉山区房屋征收办公室催要剩余的拆迁补偿款,未获得实质性的答复。

  王永俊在给媒体发出的材料中介绍,马开新是个煤炭工人,靠会钻营、擅长拉关系成为一个“拆托”,通过联合徐州市个别政府官员和个别政法干警,以协助企业和个人拆迁,给人转学、入学、调动、安排工作等名义收取钱财。在马开新涉足的徐州拆迁项目中,自己也不是唯一的受害人。几年前,马开新找到徐州市双龙公司(简称)协助其办理拆迁事宜,利用欺诈手段把双龙公司营业执照等手续变更到马开新本人名下,然后将双龙公司的1100多万拆迁款占为己有,为此案双龙公司实际投资人马培培及父亲马凡斌曾多次上告,官司打了两年多,双方及政法机关都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财力。最后在上级领导的干预下,2015年11月由铜山区法院判决,双龙公司的财产仍归还原主。

  据了解,“拆托”是近年来拆迁领域中出现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一般以拆迁户“代表”或“代理人”的名义出现,在政府部门、拆迁单位和拆迁户之间周旋,采用各种手段谋取不法利益。他们一方面是地头蛇,当地群众惹不起,另一方面在政府部门中有一定人脉背景,别人谈不下来的价格他们能谈下来,别人摆不平的事他们能摆平,部分拆迁单位和拆迁户也会主动请托他们办事。通过对拆迁单位“抬”,对拆迁户“压”,“拆托”从中获取补偿差价,获利相当丰厚。

  毋庸讳言,城市现代化进程的加速推进,事关众多百姓利益的拆迁本就十分敏感,如果再因为监管罅隙而注入腐败因素,拆迁干部如果为了利益勾结“拆托”造成腐败,破坏法律,不仅会直接损害百姓的合法权益,也会由此引发社会矛盾,更让公信力荡然无存。要遏制拆迁中可能蕴藏的权力谋私机会,尤需加大拆迁过程的信息开放,揭开暗箱操作的帷幕,加大监管力度,打消权力谋私的冲动,才能减少各种可能的寄生机会,刹住拆迁腐败的歪风。

  来源:中华网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