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

当前位置/ 首页/ 房产/地产/ 正文

华为否认总部迁出深圳的幕后:高房价挤出效应不容忽视


       近日,华为外迁的消息引发热议。虽然华为方面5月22日回应称,从未有计划将总部搬离深圳,但关于高房价对于其他行业,尤其是制造业产生的挤出效应,却十分值得警惕。实际上,因高房价迁出深圳的中小企业不在少数,不过,此次华为乃中国的标杆企业,于是将讨论推上了舆论风口。

  据时代周报报道,华为由一个小作坊发展到世界级的科技巨头,是改革开放30年来,深圳特区中的民营科技企业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在回忆华为的发展历史时,任正非充满感慨,“华为的发展得益于国家政治大环境和深圳经济小环境的改变,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们的发展。

  深圳1987年18号文件明晰了民营企业产权。没有这个文件,我们不会创建华为。后来,华为发展到一定规模时,我们感到税负太重,很多同事说把钱分了算了。这时深圳出了‘22条’,提出投资先不征税,等到收益后再征税,实行了好几年。这个时候我们就规模化了。”

  而当被问及政商关系时,任正非谈道:“深圳市政府做得好的一点,政府基本不干预企业的具体运作。法治化、市场化,其实政府只要管住这两条堤坝,企业在堤坝内的有序运营,就不要管。”但在近日,一份出自深圳市龙岗区针对前两月经济分析的报告触动了业界敏感的神经。

  “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该报告中反复提及华为,流露出政府对于华为外迁的焦虑和担心。

  近几年,深圳租金与用工成本水涨船高,不少制造企业都感受到了来自制造成本高企的寒意。尤其是去年以来,深圳楼市一路狂飙,不少制造企业加速往生产成本较低的周边城市逃离。

  据了解,早在2005年,华为子公司聚信科技有限公司就在松山湖设立,2007年,华为在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一举拿下50万平方米用地,三年之后,聚信科技产值超100亿,成为东莞首家百亿级企业。2012年,华为在东莞松山湖南部拿下了面积逾23万平方公里的地块,并注册了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近几年又加大了对松山湖的投资和建设,华为或将迁都东莞的消息甚嚣尘上。

  根据东莞市政府官方提供的消息,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主要从事通讯设备行业,总占地面积约1900亩,总投资100亿元,其中一期项目计划投资35亿元,占地面积约60万平方米。

  在东莞新出炉的2015年的企业纳税排行榜中,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拿下了主营业务收入和纳税两个第一,外界估算纳税额在20亿元左右。事实上,华为以近4000亿元全球营收的体量,成为深圳的一张名片,一举一动自然足以引发“蝴蝶效应”。

  上述情况并不仅限于以深圳为代表的一线城市,县域经济发达的昆山表现亦十分明显。

  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上海房价上涨导致的“外溢”现象,昆山房价也水涨船高,今年4月份甚至出现环比6%以上的涨幅,同比涨幅整体达到50%。且昆山与深圳等一线城市不同的是,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完成度较低,制造业占比较重,因此深受高房价影响。造成企业主感叹地租成本过高,但企业盈利水平短期未明显改善;企业职工则感叹房价过高,而收入水平涨幅未能匹配,挤出效应逐步显现。

  与此同时,地价和房价的快速上涨,也会令资本大量流向房地产市场,造成信贷增速不低,但并未真正流向实体经济,反而推升资产价格。近期以来,苏州、南京、厦门、合肥等二线城市地王频现、房价飙升,与资金推动不无干系。

  毋庸置疑,企业因为地价和房价过高而被迫规模式地离开某座城市,那么对这座城市经济发展而言,其负面影响非“土地财政”收益可以弥补。

  供给侧改革推进之际,经济转型势在必行,房地产拉动经济发展的传统模式不符合市场需求,已成为各界共识。中国经济的未来在科技研发、技术创新和高端制造,去年以来,“中国制造2025”和“工业4.0”被决策层多番提及,如今,部分城市高房价已逐步对制造业形成挤出效应,这个现象值得警惕。

  针对“迁都传言”的采访,华为媒体事务部人士表示:“近日有关华为迁离深圳的传言不属实,华为从未有计划将公司总部搬离深圳,实际上这样的传闻已被辟谣几次了。华为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在中国乃至全球各地设立各类分支机构或研究所,以便更好地支撑公司全球化业务开展,在此过程中对部分业务所在地进行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

  尽管如此,面对新华社的采访,任正非坦言:“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

  任正非表示,“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

  此外,任正非还表示,我们国家最终要走向工业现代化。四个现代化,最重要的是工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 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既然要发展大工业、引导大工业,就要算一算大工业需要的要素是什么,这个要素在全世界是怎么平均的,算一算每平方公里承载了多少 产值,这些产值需要多少人,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

  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很明显,任正非的上述言论的核心点就两个意思,第一就是深证房子太多了,没发展空间。第二就是房子太贵了,推高了生活成本,随之而来的是企业用工成本增加,让企业压力山大。这话如果出自一个中小企业主,没人会当回事,认为这孙子没本事,养不起工人,干不起企业就别干,回家抱孩子。

  但这话却是出自中国最赚钱公司的华为老大之口,说明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根据深圳规有关部门的数据,深圳2016年3月的新房成交均价高达49989元/平方米,环比上升3.9%。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深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3.7%,同比上涨62.5%,同比涨幅连续第16个月居于全国首位。尽管在3月份出台调控政策之后,深圳房价出现了调整,但深圳目前的房价从收入房价比看已经属于全球房价最贵的城市之一。

       融易网(www.ironge.cn)整理报道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