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

当前位置/ 首页/ 房产/地产/ 正文

上海率先实施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 央行MPA小试牛刀


提要:为实现上海市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6月3日,央行上海总部在官方网站发布了上海市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在全国率先实施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其目的是完善房地产市场金融调控管理机制,促进上海房地产市场长期稳定发展。 三是最新启动的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系统,将对占上海信贷总量三分之一的房地产金融活动实施全方位监测与管理。

  为实现上海市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6月3日,央行上海总部在官方网站发布了上海市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在全国率先实施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其目的是完善房地产市场金融调控管理机制,促进上海房地产市场长期稳定发展。

  同时,这也成为央行上海总部配合上海市委、市政府加强房地产金融调控,充分发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作用,支持上海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发展的重要举措。

  具体而言,上海市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的核心是从人口、房地产市场、房地产金融、经济与金融等四方面建立上海市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监测指标体系,在综合评估判断上海房地产市场发展走势的基础上,构建逆周期的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调控机制, 促进房地产金融业务稳健运行和上海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宏观审慎“小试牛刀

  事实上,上海房地产宏观审慎框架是央行MPA框架的“小试牛刀”。为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更好地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2016年1月,央行构建了金融机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 (Macroprudential Assessment,MPA)。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张新在启动上海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的部署动员会上表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纷纷建立金融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并高度重视房地产金融调控。

  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央行为了更加有效地实施货币政策,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积极推进宏观审慎管理在我国的实践。特别是,针对房地产区域分化明显的特征,鼓励各地在结合房地产走势、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投放以及资产质量等情况建立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框架。

  房地产行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占较大的比重,同时房地产又是资金借贷活动的主要抵押品,是产业链长、影响广泛的行业。从固定资产投资到融资活动,从商务成本到金融杠杆率,从居民消费到大宗商品贸易,几乎涵盖并影响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保持房地产市场平稳有序运行是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前提。

  6月2日,央行上海总部综合管理部主任文善恩在上海市新闻办举行的“2016陆家嘴论坛”发布会上对《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表示,“沪九条”推进以来,上海房地产交易量目前已回归常态,4月以来交易量趋于稳定,每天网签交易量为900套,相当于过去5年的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上海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商品房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速、住房价格环比指数、个人住房贷款发放额等都同比回落。

  对于商业银行与链家等房地产中介的合作情况,上海银监局副局长周文杰表示,经走访、核查,目前商业银行已恢复与链家等企业的合作,有效遏制了房地产交易违规垫资等行为,规范房地产中介行为、净化市场环境。周文杰表示,未来继续督促商业银行贯彻落实相关政策精神,建立长效机制。

  宏观审慎“三位一体”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海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的率先推出,标志着上海已建立起覆盖金融各领域的“三位一体”的风险监测与管理系统。

  一是自由贸易账户监测管理信息系统。这个系统的着重点是跨境金融活动,其功能是对上海地区的跨境金融活动进行7*24小时、逐笔、逐企业的实时监测,对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动态进行实时监测。

  二是在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下,会同相关部门建立跨行业、跨市场的金融综合监管监测分析系统。该系统的着重点是上海地区的日常金融活动,其功能是覆盖上海各行业、各市场的金融业务活动,既包括传统的银证保金融行业,也包括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

  三是最新启动的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系统,将对占上海信贷总量三分之一的房地产金融活动实施全方位监测与管理。

  张新强调,“三位一体”金融风险监测与管理系统的建立,可以对上海的各类金融风险进行全方位监测,对促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维护上海金融长治久安具有深远意义。

  “建设金融风险监测与管理系统是基础性工作。有了这套系统,我们才敢放手推动深度金融改革,才能放心实施简政放权和事中事后监管。”张新说道。

  MPA金融改革蓄势待发

  实际上,今年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亦指出,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构建货币政策与审慎管理相协调的金融管理体制。

  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实际上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各方形成共识的观点,在2010年G20首尔峰会上进一步形成了基础性框架。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如何防范系统重要金融机构的风险问题,以及如何逆周期防范系统性危机的发生,即预调、微调和事中、事后的有效管理。

  “具体而言,就是总书记说的三个统筹:统筹监管系统重要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这些合起来以后,就能够实现‘事前有效识别和防范风险,事中有效实行逆周期管理,事后有识别系统性风险能力’的机制。这些是世界各国的通例和经验,也是我们未来一段时间贯彻落实五中全会精神的一个着力点。”陆磊说。

  据央行公布,MPA保持对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核心关注的基础上,从七大方面对金融机构的行为进行多维度的引导。包括:资本和杠杆情况、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情况、定价行为、资产质量情况、跨境融资风险情况和信贷政策执行情况。上海房地产宏观审慎框架只是央行MPA框架的一个方面。

  MPA继承了对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的核心关注,保持了逆周期调控的宏观审慎政策理念,在此基础上适应经济金融形势变化,借鉴国际经验,将单一指标拓展为七个方面的十多项指标,将对狭义贷款的关注拓展为对广义信贷的关注,兼顾量和价、兼顾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由事前引导转为事中监测和事后评估,建立了更为全面、更有弹性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引导金融机构加强自我约束和自律管理。
   融易网(www.ironge.cn)整理报道


我要评论